音迴之廊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APH、盜墓為主的腐向Blog 男性陣&不喜歡腐向者請特別注意不要誤踩地雷 此外我是RM迷
  • 543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葉藍] 我和大神的紀念日

 
《注意事項》

*CWT36突發 實體本比電子檔多出兩頁番外
*全職高手同人,配對為葉修×藍河
*可能會有OOC
*作者只看過小說原作至1442回,可能與後面劇情有出入(?)
*有些角色間的稱謂因原作未出現故是私設定
 
  「猜猜今天是什麼日子?」
  藍河剛回到兩人同住的公寓,坐在客廳沙發的葉修冷不防就丟出這麼一個問題。
  「啊?」
  藍河掏出手機再次確認了今天的日期和行事曆,確認一片空白後只好老實地開始回想今天究竟是啥重要的日子。
  皺著眉想了一圈還是沒想出來,藍河最後還是只能歪了歪頭,投給葉修一道疑惑的眼神。
  「這麼重要的紀念日你竟然不記得了嗎?我說小藍你還真是絕情,哥的心都要碎了呀。」
  看著眼前一把年紀還沒下限摀胸裝可憐的男人,藍河的嘴角不禁一陣抽搐──特別是那人的表情還寫著一臉虛偽。
  「大神你別鬧我了,你的紀念日還能少嗎?初戰紀念日、第一次退休紀念日、復出紀念日、第二次退休紀念日甚至是創角日,究竟是哪個你就明說了吧。」一口氣洋洋灑灑了列了一堆可能的紀念日,藍河沒說的是其實這些他至少有一半以上都知道答案,可那些日期都不是今天。
  「…小藍,我這才知道你還真是沒心沒肺。」收起了玩笑的表情,葉修抓抓頭,站起身走向藍河。
 
  葉修隨意的將雙手插進口袋,微微俯身看入藍河的雙眼,兩人這時的距離近到可以感覺到彼此的呼吸。
  明明已經習慣了和對方的關係也習慣了這樣的距離,但看著葉修難得認真的表情,藍河還是不爭氣地紅了臉。
 
  「你就沒想過會是咱倆的紀念日嗎?今天……是我第一次見到現實中的你的日子呀。」
 
  望著葉修帶著笑意閃閃發亮的眼神,藍河不禁恍然回想起兩人第一次見面那天--


《初遇》

  聯賽的第五輪,藍雨對上興欣主場。
  依照往例,在正式比賽的前一天藍雨的職業選手和相關工作人員就已經抵達了興欣主場所在的H市。
  雖說每家戰隊對於賽前一天的訓練方式都不太一樣,但為了不要讓選手過於疲勞造成比賽當天失常,大部分的戰隊都會放上一下午的假,順便讓客場選手逛逛名勝過過觀光客的乾癮。
  身為資深選手的喻文州和黃少天等人為了比賽到過H市無數次,對於H市的名勝景點沒去過十次也有八次,大多數人都寧可留在飯店休息;再環顧整個藍雨,也僅剩加入不久又年輕好動的盧瀚文對觀光還有澆不熄的熱情。而在職業選手們都不想出門的情況下,陪盧瀚文觀光的工作自然就落在隨行的藍雨工作人員身上。
  工作人員當然包括了隨隊來加油的公會人員,在網遊中帶過盧瀚文又在骨子裡始終帶著一股保母氣質的藍河「理所當然」的成為了最佳的隨行人選,這會兒正百般無奈的跟著盧瀚文從前‧嘉世俱樂部前晃過。
 
  「哪、藍河哥,你說咱們能不能進去興欣俱樂部參觀參觀呀?」
  「小盧你別說笑了…人家俱樂部哪是說參觀就能參觀的,更何況是明天就要比賽的對手。」藍河壓了壓太陽穴,他沒想到盧瀚文哪兒不去一開口就是想去看一下興欣俱樂部。
  話說興欣的正確位子他可真的不知道,要不是聽說過興欣就在前嘉世俱樂部的斜對面,他也不知道要白走多少冤枉路才能帶盧瀚文到達目的地。
  「我也就是說說嘛~從外面看看也好啊!」已經完全進入觀光模式的盧瀚文完全沒有因為藍河的話而減低半點興致,依舊興奮地東張西望,就怕一不小心漏看了興欣網吧的招牌。
  而這「斜對面」的說法倒真的沒有誇張,沒走出幾十公尺,眼力絕佳的盧瀚文就已經看到不遠處特別顯眼的興欣網吧四字。
 
  「啊,找到了!興欣網吧!你說我們會不會這麼正好遇到葉修前輩?」
  盧瀚文畢竟是新選手,就算在網遊和賽場上都被葉修各種摧殘、也常聽到隊裡前輩們叨唸葉修是怎樣的沒下限,但心裡還是或多或少對這位被稱為榮耀之神的大前輩有著憧憬--而且幾次的交手經驗,葉修的技術也真的是讓他佩服不已。
  雖然都身為隔天就要對戰的主力選手,就算不想見明天也一定會見到對方的,但賽場和私底下畢竟不同,盧瀚文之前就在心中打過要是真有機會一定要請對方指點一二的如意算盤,現下都已經到了人家俱樂部門口了,自然更希望能「偶遇」大神。
 
  這邊盧瀚文兩眼放光期待地望著興欣網吧的門口;旁邊的藍河可不樂意了。
  巧遇葉修啊……光用想像的就滿頭汗,如果說到之前的自己,就算不是葉秋的粉總也稍稍期待能親眼見到從沒出現在螢光幕前的大神(雖然那時遇上了大概也認不出來);但在第十區和大神各種糾結後……現在的葉修在藍河心中的形象不過就是個沒下限的,大神神馬的果然都是浮雲啊。
  
  腦中的思緒雖然混亂,但一點也沒妨礙到兩人腳下的前進速度,正當兩人離興欣網吧的門口只剩幾步之遙時,就這麼湊巧的從裡面不緊不慢的走出了一個人。
 
  「快看,有人出來了!」
  死盯著人家門口瞧的盧瀚文自然不會放過這個人,說不準人家正好就是興欣戰隊的哪個選手呢?
  被盧瀚文這麼一喊,藍河也反射性的抬頭望向來人。
  看到來人那微駝著背、叼著根菸的身影,藍河心裡「咯登」了一聲,不是真的這麼倒楣吧!?
  葉修復出後再也不避諱出現在螢光幕前,藍河自然是認得他的。當初看到就覺得大神和遊戲中給他的感覺差不多,就是特別的不修邊幅。而那帶點頹廢感的身影近距離出現在自己眼前時,藍河硬是傻傻地楞在當場。
 
  「!!真的是葉修前輩欸!」
  由於藍河愣在當場,自然就沒人阻攔盧瀚文興奮的喊出聲,要不是四周正好沒啥人煙估計會引來一堆大神粉。
  少年脆生生的一聲「前輩」讓本來只是想出門買包菸的葉修提起了點興致,循聲轉頭看到的就是在比賽時交過幾次手的少年選手,身邊站著的青年大概是藍雨的工作人員吧。
  藍雨的工作人員葉修還是認識幾個的,不過眼前的青年倒是面生的緊。葉修自然而然地打量起眼前的青年,發現青年的相貌挺好看。秀氣的五官加上略大的眼睛,鬢邊略長的瀏海服貼地塞至耳後,並不是那種丟到人堆中會特別扎眼的好看,但看著看著就覺得很順眼,而那好看的青年現在則帶著六分尷尬、三分戒備外加一分不知所措的表情看著自己。
  葉修沒想太多,普通人要是突然在街上遇到明天就要比賽的主力選手大概也是差不多的反應吧。不過這青年的表情實在太藏不住心事,心裡的糾結全寫到臉上來了。
 
  雖然想了很多也看了很多,不過對反應思考本來就快人一倍的葉修來說也不過是幾秒鐘的事,考慮到對方已經打了招呼而且還是自己甚至動過心思想挖牆腳的潛力選手,葉修還是慢吞吞的開了口。
  「……你是藍雨的盧瀚文吧?」雖然很確定對方的身分,但因為私交不深所以葉修還是用了疑問型。
  「是!」盧瀚文有精神的回答,眼神也亮晶晶的直直看向葉修。
  看著盧瀚文那亮晶晶的眼神,要不是知道藍雨不會沒品到派這麼一個小少年來刺探敵情,葉修都要懷疑起他出現在這的目的了。賽前一天出現在敵方的地盤,怎麼想都有些貓膩吧?要是來的是喻文州那老狐狸,那葉修倒是會百分之百的認定他不安好心。
  「找我有事?」
  思緒轉了轉,葉修乾脆正面詢問。根據他對盧瀚文的了解,這直來直往的少年應該不會有那些彎來繞去的心思,不過也不能排除他被人利用的可能。
  「嘿嘿,我就只是想來看看興欣俱樂部…當然如果能見到前輩就更好了!沒想到還真的讓我遇見了!」盧瀚文毫不猶豫笑嘻嘻地回答。
  葉修聽完盧瀚文的回答,不置可否地看向他身邊那個看起來就是藏不住心思的青年,想從青年身上得到一點線索。
  青年一臉無奈,在注意到葉修詢問的視線後對著他露出苦笑。很奇怪的,葉修雖然是第一次見到這個青年,但莫名的就是能從一個苦笑中解讀出歉意和對小孩子愛玩天性的無奈。
  看到青年的反應,葉修大概也可以確定這次的「偶遇」真的就只是盧瀚文自作主張的結果,和比賽啦刺探敵情等八竿子打不著。
 
  「呵呵,想見我呀?怎麼,終於覺得在藍雨沒前途要轉而投靠我們興欣了嗎?」
  原本葉修只是隨口說說,畢竟嘲諷技能點滿了不小心就會自動開啟。沒想到原本默默站在旁邊的青年立刻一個箭步上前擋在盧瀚文身前。
  「大神拜託你別又挖我們藍雨的牆角!小盧你別聽他胡說啊。」藍河現在看起來就是一副母雞護住小雞的態勢防備地盯著葉修,後半段是對身後還沒反應過來的盧瀚文說的。
  這過度的反應倒是讓葉修樂了一把,青年從原本沉著穩重一瞬間炸毛的反應讓他想起了一個一直放在心上的人,加上那熟悉的嗓音……
  「……藍河?」葉修在心中盤算了半晌後才開口。
  「!?不會吧?這也看得出來??」
  眼前青年露出狼狽的神情讓葉修肯定了自己的猜測,心情莫名的好了起來,嘴角也微微勾起了弧度。
  「沒有……亂猜的。」
  「靠、這樣你也猜的中!?」藍河無奈的抓了抓頭,這對話怎麼會如此熟悉啊?自己在第十區的馬甲好像也是在這樣的對話中暴露身分的啊……
  「不要跟我說又是看職業看出來的啊。」回想起那次被誤打誤撞猜中的理由,藍河自暴自棄的問。
  聽到這話葉修忍不住笑了出來,後退了一步故意從上到下打量了一圈藍河護著盧瀚文的身影。
  「還是看職業呀。」葉修目前的心情真的好到不能再好。「藍雨裡面這麼稱職的保母我也只認識你一個了,是吧?頭‧號‧保‧姆?」
  「滾滾滾滾滾!!」曾經的興欣頭號保姆瞬間炸毛。
  
  這廂葉修忙著調戲良家婦男、藍河被玩的直跳腳,被晾在一旁的盧瀚文睜著圓亮的眼睛看著兩人互動,不禁疑惑的問:「葉修前輩跟藍河哥很熟?還有頭號保母是怎麼回事?」
  盧瀚文年紀還小,雖然參加過好幾次網遊裡公會搶boss的活動,不過他一直以為只是所有公會正大光明的比拚實力和戰略。公會裡很多不能拿上檯面的事情眾人也都刻意避著沒讓這涉世未深的小孩子知道,藍河在第十區曾經去興欣臥底的事情盧瀚文自然無從得知;更別說藍河拿絕色的馬甲在興欣起步時出了不少力的事情就連他們藍溪閣的工作人員都沒人知道。
  「欸、大神就是愛開玩笑,不過就是當初在第十區有些交情罷了。」
  --買紀錄買攻略割地賠款臥底不成還反被當免費勞工使喚的交情嘛。
  這種滅自己威風的話藍河也只能在心中腹誹了一陣,一邊不忘扔給葉修一個警告的眼神,要他別跟盧瀚文多嘴。
  「謙虛什麼,當初在第十區時藍河幫了我很--多忙呢~」
  大神當然不是這麼善與的人,果斷忽視藍河的警告,悠悠哉哉的火上加油。
  啊啊啊啊大神你就是想整死我就是了!!!
  藍河這時想死的心也有了,真想學自家選手鄭軒來句啥『碰上大神,壓力山大啊!』
  「這倒是,我剛到網遊時藍河哥也很照顧我呢!」也幸好在場的是盧瀚文,心思單純的他毫無懷疑的接受了這解釋。
  小盧果真是個好孩子!!不枉費哥當初那麼照顧你!!!
  藍河一下從地獄回到天堂,感動地看向盧瀚文,眼睛裡都帶上了點薄薄的水氣。但他卻沒注意到一旁葉修從剛才就一直饒富興味的看著自己,將一連串情緒變化都收入眼底。
  呵呵,小藍果然很可愛,短短幾句話就讓他變了這麼多次表情,不知道之前在遊戲裡戲耍他時,他是不是也像這樣對著螢幕不停變換表情呢……
 
  似乎是感覺到了身旁男人的不懷好意,藍河莫名地打了個冷顫。
  偷偷瞄了旁邊的葉修一眼--好整以暇地抱胸、叼著煙的嘴角掛著微微的笑意--明明和電視上參加記者會時沒啥兩樣,但藍河的直覺告訴自己葉神絕對在打什麼壞主意。
  和大神在網遊裡交手數次,藍河對大神的行事風格也培養出了一定的了解,這次也不例外的從大神身上感受到某種切身的危機;而過去經驗更是教會了藍河不能忽視這種直覺。
  「那啥、時間也不早了,小盧我們也該回去了吧?」
  努力忽視葉修盯在自己身上的視線,藍河舉起手錶對盧瀚文示意。
  「這麼晚了!?好可惜…我還想跟前輩請教請教呢…」盧瀚文率直地露出遺憾的表情,好不容易見到大神,結果還來不及請益就到了該離開的時間,怎麼想都覺得可惜。
  「呵呵,有機會的。」難得這孩子如此識貨,一向不鹹不淡的語氣中倒是沒有多少搪塞的意思。
  運氣不好的話說不定明天的賽場上就「請教」上了啊……
  無視一旁「尊老愛幼」的氛圍,藍河在心中默默的為小盧抹了把冷汗。
  看兩人的對話也進行得差不多,藍河判斷現在是告別的好時機。
  「不好意思啊大神,打擾你這麼久,我們這就先離開了。」
  藍河謹慎地對葉修點點頭,拉起依依不捨的盧瀚文的手作勢要離開。
  「恩,明天賽場見啊。」葉修不置可否地頷首。
  「前輩明天見!」
  
  牽著盧瀚文邁出幾步,藍河總算鬆了口氣,幸好大神沒有再掀他底,跟大神交手就算不是在榮耀裡還是壓力山大啊……
  正當藍河以為沒事放鬆了戒備時,葉修涼涼的聲音突然從後面傳來:「哪、我是認真的,要不要來我們興欣發展呀?肯定比你在藍雨有前途。」
  藍河一聽這話腦子就熱了,也不管對方是不是榮耀大神轉頭就罵。
  「想都別想!!小盧是我們藍雨的主力選手,才不會去你們興欣呢!!」
  沒意外地看到笑的狡猾無比的大神,藍河氣呼呼地將盧瀚文抓得更緊。自家的主力選手說什麼都不能給這沒下限的大神拐帶去!
  只見葉修笑容不變,視線掃過兩人交握的雙手後定定看向藍河。
  「呵。還是這麼直接啊,不過你弄錯了一件事,我指的……是你啊小藍。」
  「……滾滾滾滾滾!!」
  扔下跟剛剛一樣的台詞,藍河拉著盧瀚文頭也不回的離開,但他無法否認的是,聽到大神的話,自己的臉頰竟忍不住熱得發燙。
  雖然自己不可能離開藍雨,不過大神肯開口挖角…那是不是代表自己之前在興欣公會做的努力已經被大神認可了呢?
  想到這一層藍河的心跳又莫名上升了好幾拍,不由得伸手摸摸耳朵,果然觸手就是不輸給臉頰的熱度。
 
  藍河沒想到的是自己的小動作全落在仍站在原地目送他們離去的葉修眼裡,隨著藍河的動作,葉修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緋紅的耳廓。
  「--呵,看來不是我一廂情願啊。」
  低低的笑出了聲,葉修緊盯著那已經剩下米粒大小的背影,眼中露出了獵人看到獵物時的精光。
  跑的倒是挺快的,不過也不用急於一時,好的獵人要懂得等待最佳的出擊時機,而自己嘛…一向是很有耐心的。
 
  --好,為了早日讓那個人願意來興欣,首要任務就是挫挫藍雨的威風…記得那人的偶像是黃少天吧?
  盤算著等等要把明天對藍雨的計畫再琢磨琢磨,伸了伸懶腰,葉修覺得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如此充滿幹勁了。
 
  --如果藍河能知道第二天藍雨被氣勢足足有平常的兩倍的君莫笑殺了個措手不及、外加黃少天的夜雨聲煩更是在團體賽中被虐了一千一萬遍的原因是自己的話,大概也只能哭著對喻隊和黃少下跪道歉了吧。
 

 
  「怎樣,沉默這麼久,肯定是想起來了吧?」
  葉修看到藍河臉上露出懷念的表情,自然知道他有將兩人的第一次相遇記在心上。想到這層,葉修索性愉悅地捏起對方的下巴,毫不避諱地吻上藍河因發怔而微微張開的雙唇。
  感覺到唇上的熱度,陷入回憶中的藍河這才回過神來,隨後便發現葉修的另一隻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攬在自己的腰上,而自己則緊貼著葉修的身子,姿勢無比曖昧。
  「那種見面法……想忘記也很難吧。」
  故意忽視葉修不安分的動作,藍河撇撇嘴,不動聲色地退了一步拉開與對方的距離。
  葉修當然不會就這樣放過藍河,厚臉皮地追上一步,依舊是跟藍河保持在可以感覺到對方氣息的距離。
  「呵呵,哥早就跟你說過,來咱們興欣是不是真的比較有前途呀?」
  大神,藍雨粉黃少粉傷不起啊!!貌似我還是藍溪閣的職業玩家,只是人跟你住在這兒而已啊!!再說要不是為了您老我會來嗎!?
  藍河張嘴想了半天,腦中閃過各種反駁的話,最終還是半句都沒用,訕訕地閉上了嘴。
  沒想到藍河的讓步反而讓一向沒下限的大神更加想逗弄他,伸手輕輕捏住了藍河的鼻尖。
  「你看看你,來我們興欣後都從保母轉職成人妻了。」
  「滾滾滾滾滾!!!」
  猛力推開了身前大有繼續下去意思的大神,藍河滿臉通紅地一口氣衝進廚房。
 
  「呵,還是這麼害羞。」
  早就知道自家戀人的臉皮薄,被這樣推開也在葉修想定的範圍內。
  --只好等晚上在床上再好好「慶祝」相見紀念日了……
  葉修一邊擬定著晚上對藍河專用的PVP策略,一邊踱回電腦前登入榮耀開始例行的單刷副本。
 
  另一邊,落荒而逃的藍河半倚著冰箱,單手死死壓住胸口努力平復著激烈的心跳。
  雖然早就習慣了葉修時不時會像這樣調戲一下自己,但一旦聽到葉修低沉悅耳的聲音對自己說出的一字一句,還是每每會因此而臉紅心跳。
 
  好不容易讓心跳恢復了正常值,藍河這才從廚房探出頭,果不其然看到葉修已經開了榮耀正在刷副本。默默看著葉修全心投入榮耀的側臉半晌,藍河想,或許就是因為他對榮耀的執著才讓自己喜歡上他的吧。
  從前以為自己已經夠喜歡榮耀了,喜歡到即使無法擠身職業選手的行列仍選擇榮耀做自己的工作。但無法否認的不久前自己從公會間的牽制、公會內的鬥爭等等的勾心鬥角中產生力不從心的倦怠感,而這時候是葉修讓自己回想起初玩榮耀時的那份感動。之後親眼看著葉修將興欣從小公會一手打造成戰隊、接著又帶著這支隊伍從挑戰賽過關斬將,甚至打倒了過去所屬的嘉世,光榮重返職業圈。之後的聯賽更不用提,興欣原本被小看的選手們往往有令人驚豔的演出,葉修本人更是創下了三十七輪連勝紀錄--更叫人佩服的是,在這樣忙碌的賽程中,仍可以時不時看見葉修披著馬甲在網遊裡指揮著工會成員搶boss的身影。
  --這個人,真的是非常喜歡榮耀啊……
  看著這樣的葉修,藍河不禁要這麼想。
  
  這邊葉修已經從副本出來,算算時間自家小劍客也差不多該鎮定下來了,還是給他個台階下吧!
  「小藍啊,伍晨問我公會倉庫的貢獻點配置,這方面還是你比較在行,來給我出出主意吧。」悠哉的語氣就像剛剛把人調戲到逃跑的人不是他一樣。
  聽到葉修的話,藍河乖乖應了聲,這才從廚房緩緩跺了出來蹭到葉修身旁。
  「嗯…目前這樣配置大致上是沒有問題,不過像這幾件裝備雖然是紫裝但是額外加成還蠻誘人的,在我們藍雨通常會設定比較高的貢獻點……還有這幾個素材,雖然是隱藏boss出的但是有用的職業也就只有機械師和騎士,與其放在倉庫等人換不如直接給這兩個職業的高等玩家作為額外獎勵。」
  講到工會管理就是藍河的強項了,加上倉庫貢獻點的分配法實在也算不上啥企業機密,藍河也就索性大大方方地根據葉修螢幕上的工會倉庫畫面提了數個改善建議。
  看著葉修毫不猶豫地遵照自己的建議修改了設置,藍河的心中小小驕傲了一把。
  如果葉修喜歡榮耀的表現是在賽場上發光發熱的話;那自己喜歡榮耀的方式一定是在公會裡支援玩家吧。
 
  「不愧是資深職業玩家啊,謝啦。」
  藍河因為要看葉修的螢幕,本來就站的極近,葉修只一個抬手就撫上了藍河的頭,寵溺的揉了幾下。
不同於剛才那種肆意的調戲,現在兩人間的氣氛反而帶了點家人般的溫馨沉穩。
藍河微瞇了眼,比起總是讓自己心跳失速的親暱,他更喜歡這種淡淡的溫暖。
 
  不過葉不修當然是不會就這樣放過他的。
  「來來、順便給哥看看咱們精英團的制度設計的如何唄!唉、所以你那大號藍橋春雪啥時要退出藍溪閣加入我們興欣呀?給你那大號會長權限直接發布不是快多了嗎?」
  嘴上不停,葉修的手也很「順便」地一路滑到藍河的腰上,不輕不重地掐了一把。
  並、沒、有、這、種、計、畫、好、嗎!?
  覺得被吃了雙重豆腐的小劍客惱怒地睨了一臉若無其事的大神。後者依然故我,完全沒打算放開釘在人家腰上的手。
藍河完全拿這厚臉皮的大神沒辦法,癟了癟嘴還是無奈開口指示起來。
 
  得了,自己這輩子怎麼就攤上這樣的人呢?
  藍河沒有意識到,自己在這樣想的時候臉上卻勾出了淡淡的笑。
  或許就這樣跟這人一起過上一輩子其實也不錯吧?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