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迴之廊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APH、盜墓為主的腐向Blog 男性陣&不喜歡腐向者請特別注意不要誤踩地雷 此外我是RM迷
  • 545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惡友x英] 國王遊戲與終極密碼(下) Part C

C Part

  終極密碼本來就不是個可以久玩的遊戲,三個人輪了幾輪後很快就進入到終盤階段。到了這個階段,三人也失去了互鬧的心情,只是屏氣凝神地期待其他人快快踩到地雷。
  「19到26。」
  「嗯...22!」法蘭西斯。
  「22到26。」
  「欸!?那不就只剩下23、24、25了嗎......」面對三分之一的中獎機率,安東尼奧苦惱地皺起眉頭。
  「安東你放棄吧不要掙扎了!!早死早超生啊!!!」眼看自己中獎的機率微乎其微,法蘭西斯幸災樂禍的拍了拍安東尼奧的肩膀。
  「可惡!!!法蘭西斯你這烏鴉嘴不要詛咒我!!!就23啦!!!」安東尼奧自暴自棄的大喊。
  「恭喜你。」酒保攤開寫著中獎號碼的紙,無情地將安東尼奧打入地獄。
  
  23/12/2010 PM22:34(UTC)
  「雖然說打鐵要趁熱啦......」安東尼奧站在聖潘克拉斯站(St Pancras International)的月台上,無奈的搔了搔頭。
  確認自己落敗的那瞬間,兩個沒良心的惡友不僅完全不同情他,反而塞給他一瓶60%的威士忌說是壯膽用,接著就硬是架著他到巴黎北站(Gare de Paris-Nord)並一路送上了歐洲之星。
  『Au revoir!葛格會幫你打電話跟亞瑟說一聲的~~』回想起站在車窗外揮手的兩人臉上幸災樂禍的神情,安東尼奧恨不得立刻就衝回巴黎去揍人,但是自己坐來的已經是最後一班歐洲之星了...
  安東尼奧不禁恨起稍微回暖的天氣,若再早個幾天的話因為大風雪整個歐洲的交通運輸幾乎處於停擺狀態...不過在這種大雪後又接近聖誕假期的日子還能買到票,法蘭西斯該不會偷偷動用了國家的權力吧!?
  「就當是賺到了車票錢吧......82歐(※1)可以買很多很多番茄呢...」邊喃喃自語,安東尼奧認命的走出車站。

  才剛走到外面就感受到撲面的風雪,安東尼奧瞄了一眼顯示為零下5度的溫度計,縮了縮脖子拉緊外套。他還是難以習慣比自己國家更北邊的氣溫,特別是今年該死的冷天氣。
  「啊~~我好想念馬德里...」印象中,早上出門的時候馬德里的氣溫還有十幾度...
  看著法蘭西斯畫給他的地圖,離車站大概幾十分鐘的路程讓安東尼奧突然想起現實的問題。
  完蛋了!!我該怎麼跟亞瑟開口啊!!!剛剛兩個小時的車程自己都忙著咒罵兩個沒良心的惡友,完全忘了還有這層關卡。這種天氣要是被亞瑟痛打後丟在戶外的話親分會死掉啊啊啊~~~
  光想像那個情景就讓安東尼奧起了全身的雞皮疙瘩。
  「沒辦法了,這種時候只能...!!」自暴自棄的拿出惡友樂捐的威士忌,安東尼奧也顧不得自己還在大馬路上就打開瓶蓋直接就著瓶口灌起酒來。不醉一點實在拿不出去敲亞瑟家門的勇氣啊......
 

  就這樣,等到安東尼奧抵達亞瑟家門口的時候,手中的酒瓶已經剩下三分之一的量了。

  好,安東尼奧!冷靜點、冷靜點...一...二...三!
  在心中倒數後,安東尼奧鼓起最大的勇氣按下電鈴。
  "嗶--" 在深夜中的電鈴聲格外明顯,過沒多久就聽見腳步聲不疾不徐的接近,隨後熟悉的金髮、很有特徵的眉毛和跟幾百年前幾乎沒有差別的娃娃臉出現在門後。
  無言的瞅著對方半晌,亞瑟似乎沒有請安東尼奧進門的打算,雖然這也在安東尼奧的意料之中...畢竟他們的交情沒有好到會招待對方到家裡的程度。
  「法蘭西斯說你有很重要的事一定要現在、立刻、馬上當面跟我說。」刻意加重了幾個時間副詞,亞瑟的表情明白寫著「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亞瑟會這樣反應也是人之常情,要是今天角色互換,自己也一定會覺得亞瑟不懷好意...不過被這麼露骨的討厭還是有點受傷啊...
  清了清嗓子,安東尼奧覺得自己的臉上像是有火在燒一般燥熱。
  「亞瑟,其實...」嗚啊,有夠丟臉的,臉和身體整個熱起來了...「好きやて!」
  「............啊?」看亞瑟的表情,他是真的打從心裡感到驚訝。
  「好きやて!」總之...重要的事情要說兩遍。
  「那個啊...安東尼奧,你還好吧?」這麼說起來的話,因為光線不足一直沒注意到,安東尼奧的臉異樣的紅...該不會是因為加泰隆尼亞地區一直吵著要獨立搞到人格分裂了吧!?
  亞瑟原本帶著點警戒的表情在這瞬間全部瓦解,現在他臉上只寫著明顯的擔心。
  「我的腦袋沒事啦!!!我是說真...的......」咦?怎麼越來越熱?而且...很暈.........
  「安東尼奧!!!??」
  聽到亞瑟彷彿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相當著急的叫聲後,安東尼奧的意識就此斷線。


  24/12/2010 AM9:12(UTC)
  睜開眼睛,映入安東尼奧眼簾的不是自家那充滿拉丁風味的房間;而是以木頭原色為主,深色系帶著古典風味。
  「......」花了幾十秒才回想起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想到昨天自己不但做出愚蠢的告白;最後還直接在別人家門口失去意識,安東尼奧心中浮現深深的羞恥心與挫敗感。
  果然喝酒會誤事啊啊啊--唯一可以慶幸的是亞瑟沒有就這樣把他丟在門外自生自滅...雖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亞瑟...不過也不能一輩子躲在客房...安東尼奧咬咬牙,整理了一下儀容就抱著壯士斷腕的決心打開了房門。

  走下樓,正好看到穿著圍裙的亞瑟將一盤看起來很美味的餐點放上餐桌的一幕。
  「Good morning,你來的正好,我正想去叫你來吃早餐呢。」先開口打招呼的是亞瑟,他一副什麼也沒發生過的表情朝桌子揮揮手。「喏,我可沒有吝嗇到讓客人餓著肚子回去。」
  對了,雖然亞瑟的廚藝一直被眾人嫌棄,不過法蘭西斯也苦笑著說過:『那小少爺經手的東西就只有早餐和紅茶可以入口。』所以身為味覺正常的一員,就算吃了亞瑟的早餐也應該沒問題吧!!
   安東尼奧定神看向桌上滿滿的食物。和自家簡單的早餐不同(主要是因為十點還有點心時間...(※2)),餐桌上的餐點異常豐富。烤番茄、炒蛋、蘑菇、香 腸和醃肉等整齊的排列在瓷盤上,綴上綠色的香草葉與豌豆的組合看起來相當可口,盤子旁是整碗的牛奶麥片,中間的大餐盤則疊放著數片烤到金黃香脆的吐司,吐 司旁立著數罐一看就知道是自家製的果醬。
  這時候安東尼奧才意識到自己有多餓,畢竟從昨天八點開始他就甚麼都沒吃--酒精類不算。

  「那我就不客氣了。」
  受不了食物的誘惑,安東尼奧在亞瑟對面坐下,狼吞虎嚥的將亞瑟準備的早餐一掃而空。期間,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國際政治、經濟等話題,但就像約好似的絕口不提昨天的事情。

  吃完早餐後,亞瑟泡了一壺紅茶並在客廳擺好兩人份的茶具,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亞瑟和安東尼奧對坐著喝茶的場面。
   輕啜了一口連挑剔的法蘭西斯也不得不稱讚的紅茶,安東尼奧讓自己深陷入柔軟的骨董沙發中。定定看著對面用優雅的動作在紅茶中加入牛奶的亞瑟,安東尼奧發 現自己似乎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亞瑟。他記憶中的亞瑟,有海上張狂的大笑、有會議上不耐煩的皺眉、甚至還有獨立戰爭後不甘心的眼淚,但如此安寧到甚至帶著一 絲溫柔的表情卻從來不曾出現在安東尼奧的記憶範圍內。
  這麼一說,自己好像從來沒有跟亞瑟這麼和平的對坐著喝茶...不,依稀記得當亞瑟還是個 小不點、法蘭西斯第一次帶他去西班牙時(炫耀成分居多),雖然小亞瑟一開始防禦心很重地躲在法蘭西斯後面觀察自己,但是很快就受不了食物的誘惑,和自己打 成一片了......當時抓著自己的衣角,有點害羞地說著『你身上有陽光的味道...』的小亞瑟根本就是天使啊!!雖然講完這句話沒多久亞瑟就被當時獨佔 欲異常強的法蘭西斯強制帶走了,不過第一次見面明明就應該留下了不錯的印象才對呀!沒想到從那次之後,每次亞瑟看到自己不僅躲得遠遠的,還會用那種看髒東 西似的眼神看向自己...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到現在都還是個謎。
  「...剛好有這個機會,我問你呀...」一旦想起來就憋不住,趁著亞瑟看起來心情不錯,趕快提出問題才是上策!「我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你明明就跟我處得很好的,但那之後就完全變樣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有這種事?」亞瑟皺起了眉頭,不過不是因為不悅,而是在搜尋古早古早的記憶。
  看見亞瑟一副想不起來的樣子,安東尼奧也思索起可能的原因,畢竟自己也是突然想起來的。後續幾百年互相爭戰的印象實在太過深刻,第一次見面的事早就被拋到腦後去了。
  「啊!會不會是...」安東尼奧靈光一閃。「法蘭西斯跟你說了什麼關於我的事嗎?」
  目擊和安東尼奧相處融洽的亞瑟,當時的法蘭西斯一反平時嘻皮笑臉的態度,不理會亞瑟『我還想多玩一下!』的抗議,氣鼓鼓地硬是將他拖走的表情在眼前復甦。當年的法蘭西斯一心覺得亞瑟是屬於自己的東西,所以依照他的個性...老實說...很有可能會在背後動什麼手腳。
  「啊,聽你這麼一說...不過你還記的真清楚。」亞瑟的表情豁然開朗。
  為自己倒了第二杯茶,亞瑟帶著清爽的微笑,不疾不徐地開口。
  「法蘭西斯告訴我:『安東尼奧不僅是個戀童癖,還是只喜歡小男孩的變態,小亞瑟你要小心點不要太接近他喔!』...現在想想,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癖好嘛...」稍稍一頓。「不過出手的話可是犯罪喔。」
  因為亞瑟清爽的表情一點都不像在討論關於那方面的話題,所以安東尼奧花了好幾秒才消化完他的話。
  「欸...你是說...法蘭西斯說我是變態戀童癖!?」太過震驚的結果,安東尼奧好不容易才發出聲音。
  王八蛋!!!法蘭西斯那混帳居然在背後是這麼說我的!!!等等我一定要立刻衝去巴黎把他打一頓!!!
  「恩?對啊。難道不是嗎?」亞瑟歪了歪頭,看來是真的打從心裡感到意外。
  「才不是!雖然小孩子很可愛,但是我沒有戀童癖!!!」氣急敗壞的反駁時,安東尼奧覺得自己的疑惑一下子全獲得了解答。「難道說你會用那種看髒東西的眼神看我也是因為...」
  「一聽說你有戀童癖,當時還是小孩子的我當然會覺得你是變態囉。」亞瑟理所當然的回答。
  「那...難道十六世紀(※3)那時也是...」恩,沒錯,那時的夢魘...
  「阿爾小時候那麼可愛,我怎麼能容許變態戀童癖碰他一根汗毛呢?」仍然是理所當然的回答。雖然現在的阿爾一點也不可愛......
  「......」安東尼奧無言了,沒想到自己遭受到種種不人道的待遇竟然會起源於法蘭西斯的一句話(而且是謊話!!)。
  
  「哪、我要鄭重澄清,我真的沒有戀童癖。」安東尼奧坐直身子,以幾世紀以來最認真的表情(自認)面對亞瑟。
  「...有特殊興趣也可以算是個人特色啦,你不用解釋沒關係,我完~全可以了解。」亞瑟的微笑參雜著憐憫。
  你根本不了解!!!就在這個瞬間,安東尼奧覺得他腦中名為「理智」的那條線啪的一聲斷掉了。
  
  深呼吸了一下,安東尼奧露出笑容,但是仔細一看就會發現他眼中閃著危險的光芒。
  「我真的不是戀童癖,不然的話...」安東尼奧倏地抓住毫無防備的亞瑟的右手,拉到唇邊輕輕一吻。「要我現在證明給你看嗎?」
  「喔?有那個能耐那你就試試看呀?」亞瑟的嘴角勾起笑,不閃也不避地迎向安東尼奧的視線。

  是了,就是這個眼神......!明明就跟自己一樣的綠眸,卻映出跟自己完全不同的光彩。
  安東尼奧感覺到從脊椎爬起了一陣顫慄,是很熟悉的...對,就像當年和他在海上對峙時的那股刺激感,但是這次又更多了些什麼。就像剛剛看到從未見過的表情一樣,安東尼奧興起了想看眼前這個人露出更多表情的欲望。
  「...這次我是說真的,」安東尼奧笑著靠近亞瑟,在他的耳邊輕聲說。「好きやて。」

End 強制終了^q^/

※1 82歐約合台幣3200元 是歐洲之星巴黎-倫敦成人標準車廂不給換票的價格

※2 西班牙的習慣,相信很多人已經知道了,是早餐簡單解決、十點點心時間、下午兩點才吃午餐;然後到五點才繼續回去工作,八九點才吃晚餐XD
   相對的英國早餐超豐富的啦^q^/

※3 十六世紀 當然是指1588年英國打爆西班牙無敵艦隊的事情^q^

Part A跟Part B還在寫(掩面) 我真的寫的完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