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迴之廊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APH、盜墓為主的腐向Blog 男性陣&不喜歡腐向者請特別注意不要誤踩地雷 此外我是RM迷
  • 545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惡友x英] 國王遊戲與終極密碼(下) Part A

A Part

  待酒保在紙上寫好數字,基爾伯特迫不及地舉手。「從本大爺先開始!!」
  「你開心就好,那麻煩你開始吧!」法蘭西斯笑著對酒保說。
  「1到99。」
  一開始的選擇很重要!基爾伯特用有點鈍的腦子思考著應該要切前半或者後半。
  「唉呀,噗醬!像個男人乾脆點!」
  「對啊,切半切半!!」
  這個遊戲有趣的地方就在起鬨的人們,當然安東尼奧和法蘭西斯也不會忘記要在一旁瞎起鬨,鼓譟著鬧基爾伯特。
  「好!!本大爺就切半!50!!!」

  「.........」
  「.........」
  「.........」
  「.........恭喜中獎。」酒保攤開紙,上面赫然是大大的50。
  「...欸!?」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沒想到遊戲在一瞬間就結束了,現場只看到愕然的基爾伯特和已經快要笑趴到地上的法蘭西斯與安東尼奧。
  「這、這就是所謂不憫的威力吧哈哈哈哈...」安東尼奧邊擦著眼角笑出的眼淚邊說。
  「了不起!真不虧是噗醬哈哈哈...」法蘭西斯大力拍著基爾伯特的肩膀。
  「等、等等!!這樣不算啦!!!」至今仍無法置信自己的運氣竟然會這麼的「好」,基爾伯特發出抗議。
  只見安東尼奧和法蘭西斯對看了一眼,同時浮出壞心眼的微笑。
  「不行喔~基爾~是男人就認了吧!」安東尼奧搭上基爾伯特的右肩。
  「沒錯,男子漢要敢做敢當啊~」法蘭西斯順勢挽住基爾伯特的左手臂。
  「欸?欸??你們兩個要幹嘛!?」
  「「擇日不如撞日,你就現在去找亞瑟吧!」」
  「住、住手啊啊啊~~~~」
  於是,完全無法反抗的基爾伯特就這樣被一左一右架著,一邊鬼吼鬼叫一邊被拖離酒館。


  23/12/2010 PM21:05(UTC+1:00)
  三人併肩站在巴黎北站(Gare de Paris-Nord)的入口,基爾伯特已經呈現半放棄的狀態。
  「別說葛格不幫你呀!我先跟亞瑟聯絡說你現在要過去~」法蘭西斯拿出手機。
  「...隨便你。」基爾伯特無精打采的回答,反正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
  看著這樣的基爾伯特,安東尼奧苦笑著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同情。不過...因為他也很想看看事情會怎麼發展,所以絕對不會讓基爾停手的。
  「是我。啊、嗯...是這樣啦,基爾說他很想很想吃你親手做的料理......」
  「什麼!?」料理、是指上次那個焦黑看不出形狀、而且味道微妙到會讓人喪失意識的不明物體嗎!!??
  當然法蘭西斯只是嫌吵似的對基爾伯特甩了甩手,嘴巴上仍跟亞瑟敲定細節。
  「啊?可以嗎?那他說想現在就過去你那......好,好。那末班車到你那應該快十一點了...好,就這樣。Au revoir!」
  掛上電話,法蘭西斯露出勝利的微笑。
  「亞瑟說:『既然他那麼想吃我的料理那我就勉為其難的讓他過來住幾天囉...我、我才不是因為一個人過聖誕夜很寂寞喔!!』,所以你放心的去吧!!」
  法蘭西斯模仿亞瑟口吻的舉動只讓基爾伯特想一拳打在他臉上。
  「好啦!祝你一路順風啊!」法蘭西斯遞給基爾伯特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買好的歐洲之星巴黎-倫敦不可退換(※1)單程車票。
  「......」無言的一把搶過車票,這時候的基爾伯特表現出當年那個軍事大國的氣魄,昂首闊步地走向剪票口。

  目送基爾伯特的背影漸行漸遠,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沉默了半晌。
  「...哪、要不要賭噗醬會被打到幾天下不了床?」法蘭西斯看著遠方基爾伯特只剩下火柴棒大小的背影問。
  「...我賭三天,蕃茄十顆。」同樣直視前方的安東尼奧回答,不過賭注有點小氣。
  「那葛格賭一個星期,葛格的簽名照一組十二張。」
  「我才不需要那種東西。」
  這時,遠處的基爾伯特無端的感到背後一陣惡寒......


  31/12/2010 PM02:52(UTC+1:00)
  「欸法蘭西斯...在那之後都一個星期了,你有連絡到基爾嗎?」即使是少根筋的安東尼奧也露出擔心的神色。
  「你也連絡不上他嗎?他的手機一直沒開機...」
  是的,打賭的那個夜晚就是兩人最後一次見到基爾伯特,之後就完全沒有他的消息了。
  「哪...基爾該不會...真的被亞瑟給...」安東尼奧伸出兩隻手指劃過脖子。
  「雖、雖然基爾已經不是國家了,但那個小少爺再怎麼氣應該都知道殺掉他會造成多大的麻煩,應該...不會...這麼...衝動......吧。」法蘭西斯的聲音越來越小,畢竟亞瑟抓狂時的確有可能會什麼都不顧的。
  兩人對看一眼,腦中充滿了最糟的想像。
  「搞、搞不好他去找路德維希了呢!要不要打過去試試?」緊抓住最後一絲希望,法蘭西斯拿起電話。

  「喂,路德維希嗎,請問基爾伯特在嗎?」
  『哥哥他不在,有什麼需要我幫忙轉達嗎?』
  擴音功能讓兩人同時聽到路德的回答,不安的互換眼色。
  「呃、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啦,不過你知道他去哪了嗎?」
  『哥哥人應該在英國吧!亞瑟前幾天有打電話跟我說哥哥會在他家作客幾天。』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為了不讓路德維希起疑,法蘭西斯故作鎮靜地結束對話。

  「...在英國呢。」
  「是啊,在英國呢,而且電話是亞瑟打的。」
  此時現場的氣氛只能用愁雲慘霧來形容了。
  「萬一基爾有個三長兩短,我們要怎麼跟路德維希交代啊啊~~~」安東尼奧忍不住抱頭吶喊。
  「...總之葛格先加強巴黎的防禦好了...」路德那傢伙,每次發生世界大戰就一定會想盡辦法佔領巴黎,以防萬一...
  「...我們是不是應該去英國看看呀?」強打起精神,安東尼奧不安的提議。
  現在衝過去確認事實或許是最好的選擇也說不定...但是法蘭西斯實在沒有面對現實的勇氣,如果基爾伯特把他們的賭約全部供出來,那主動出現在亞瑟面前的自己毫無疑問會被痛打一頓。在一年的最後一天,與其要自己去討打,那還不如裝做甚麼都不知道!
  「這樣吧,下星期不是剛好要在英國開世界會議嗎?如果那時候還是連絡不上基爾,我們就現場質問亞瑟吧!!」法蘭西斯提議,總之能拖一天是一天...
  「好、好吧...」安東尼奧心虛的別過頭,其實他也不是很想面對。
  反正,都過了一星期,該來不及的話早就來不及了...兩人在心中這樣安慰自己。


  04/01/2011 AM10:00(UTC)
  新年第一場世界會議,歐美各國在度過了好一陣子的聖誕假期後似乎不太有辦法收心,現場吵吵嚷嚷的氣氛讓亞細亞等沒有聖誕假期習慣的國家也靜不下心來。其中,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更是坐立不安。幾天過去,兩人果然還是連絡不上基爾伯特。
   本來想趁著會議開始前、其他人還沒到場時速戰速決,但是身為主辦國的亞瑟會議前忙的分身乏術,根本沒時間理會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這下子除了等到會議結 束外就沒有其他辦法了。整場會議中,平時會故意跟亞瑟唱反調的法蘭西斯異樣的安靜;而總是忙於家庭代工的安東尼奧也罕見的露出心事重重的表情,惹的羅維諾 多看了他好幾眼。而兩人煩惱根源的亞瑟,則像是完全沒注意到他倆的存在般,和往常如出一轍,跟阿爾弗雷德拌嘴到路德維希不得不出面接下主持權。
  「...好,若沒有其他問題,那這次世界會議就到這裡結束,散會。」總算盡了一點主持人的責任,亞瑟宣布了讓眾人鬆一口氣的散會指示。

  畢竟不是件適合讓其他人聽見的事情,兩人忐忑不安地等大部份的國家散去,接著適當的打發了羅維諾和敏感地注意到兩人樣子不對勁的菊,就等著跟亞瑟正面對決而已。
  終於,偌大的會議室只剩下亞瑟和他們倆,安東尼奧和法蘭西斯講完「加油!」、「要堅強的活下來!」之類互相激勵(?)的話後,就準備走向亞瑟背水一戰了。

  「啊,亞瑟你還在這呀...咦法蘭西斯跟安東尼奧你們也在啊?」就在這個當下,會議室門口傳來兩人完全意料之外的悠哉聲音。
  「「基爾伯特!!!????」」
  此時兩人的驚訝真的是筆墨難以形容,本來以為已經去另一個世界...啊不是,是行蹤不明害他們緊張個半死的惡友就這樣毫無預警的出現,而且氣色看起來相當的好。
  「基爾伯特你這白癡!這段時間都到哪去啦!?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安東尼奧爆出連串的問題。
  「啊?本大爺當然是來接亞瑟回家的呀?」基爾伯特的語氣是如此的理所當然,讓提問的安東尼奧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問了什麼蠢問題。
  「我整理好了,走吧。」
  隨著亞瑟對基爾說完這句話,難以置信的光景在還沉浸在上一個衝擊中的兩人眼前展開。基爾伯特順手接過亞瑟手上的文件,另一手毫不造作的攬住亞瑟的腰;而亞瑟不僅沒有反抗,甚至可說是極其自然的靠近基爾伯特,兩人就像路上隨處可見的普通情侶般並肩離去。
  被接二連三的衝擊嚇到說不出話來的安東尼奧突然靈光一閃,對著兩人的背影叫道:「基爾,你該不會還在進行我們的賭......」話還沒說完,法蘭西斯二話不說摀住了安東尼奧的嘴。不管亞瑟是不知道這件事或者打算留到之後再來算帳,現在都不要提起才是上策。
  「沒、沒事!你們慢走啊~~」法蘭西斯安撫似的說,雖然心裡知道這招沒什麼用。
  讓兩人意外的是,亞瑟轉過身來,可以說是平靜的開口了。
  「那件事啊,基爾已經全部跟我說了。」亞瑟的瞇起眼笑了,但是難以分辨笑容底下的真正意義。「看來這次要感‧謝你們兩個了呢。」
  刻意加重語氣的兩個字讓兩人冒出一陣寒意。用這種語氣說出來的話,亞瑟的「感謝」應該翻譯成「給我走著瞧」。
  亞瑟說完後馬上換了一副表情,輕輕跟基爾伯特點頭示意後,兩人有默契的同時邁步離開會議室。
  
  對著會議室關上的門板,兩人覺得他們大概把未來幾百年份的驚訝都用光了。
  「那兩個人真的...」在一起了?後面這幾個字太恐怖所以安東尼奧不想把它說出來。
  「...大概是吧,不然那個小少爺不可能會容許其他人隨便摟他的腰的。」葛格就因為這樣被揍過好幾次。
  沉默了半晌,安東尼奧僵硬的轉過頭看著法蘭西斯。
  「哪、我們是不是促成了一件很不得了的大事...?」
  「...大概吧......」
  但是,現在後悔已經太遲了。這時的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還不知道,不久的未來他們不僅會各自被痛打一頓,還會過著被閃死不償命的生活...

End 強制終了^q^/
 就算是普英,普的出場很少才是不憫的真諦呀哈哈哈 
 對於阿普的出場之少,不吐槽才是禮貌歐!!


※1 歐洲之星的車票分為無彈性/半彈性/彈性三種
  分別為不可退換/支付一定費用後可退換/完全可退換
  以倫敦-巴黎標準車廂全票來算,前兩者價差在69-94.5英鎊之間
  都差不多可以再買一張了...至於彈性的,抱歉只有頭等艙可用,
  價格是307.5英鎊^q^/(約等於14000台幣)
  我在網站晃了很久的感想是:搶人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